谢金河:父亲感慨一生...错失内湖南港买地机会,结拜兄弟身价

什幺东西可以一直放着,不用操什幺心,就可以一直增值?大家第一个想到的是酒,但最厉害的可能是土地。

这两天走过复兴北路,长安东路口,那块大同卖给兴富发的456.47坪,每坪1119万元的地,这片参加郝龙斌市长「台北好好的」政策奖励的土地,容积奖励可以从614%拉升至900%左右,这两天机具设备进入,地上种植多年的树,可能很快就要移走。林挺生时代买的地,到下一代把它卖掉,不到500坪的土地,一下子卖了51亿,一块土地静静的躺着,几十年后,增值可能千倍,万倍。


▲维也纳艺术广场旁的土地(图片来源:谢金河脸书)


想到土地增值,我就想到父亲在我面前感慨一生因为保守谨慎,不敢冒险,错失机会的感伤。他说十几岁的时候,养牛养在南港旧庄一带,土地一坪只有50元,他没钱买,也不敢借钱买;十几年后,养牛养到内湖,那时内湖还没有截弯取直,要坐船,土地一坪500元,他的结拜兄弟要他把南部的农地卖掉,到台北来换内湖的土地,父亲不敢孤注一掷,结果他的结拜兄弟身价百亿,我读大学的时候,缺钱就到这个叔叔家借钱。那时美福黄家是内湖最大地主,但钱太多也给后代种下祸根。父亲感慨说他这一生没有太大本事,留下大的财富给我们,但他很欣慰的是小孩都很力争上游,赤手空拳闯天下。

▲复兴北路上準备上工的机具(图片来源:谢金河脸书)


几十年来,我发现台湾最有钱的人,多数从土地増值累积庞大财富。企业主不管到哪裏盖工厂,第一件事就是先买地,从90年代台商在中国猎地,后来在越南,东恊国家,台商也许事业获利没有赚那幺多,你绝大多数的人都赚到可观的土地增值的财富,这也是台湾经济力的底藴。


父亲的感慨也许发自内心,他觉得他一生赚的钱不够多,但我跟他说,赚钱也有天命,够用就好,留财给下一代,如果财富太庞大,经常造成骨肉相残,这反而是祸根。我告诉爸爸说,他没有留下大财富给我们,但我们兄弟姊妹和乐相处,大家孝顺父母,这就是最大的财富。

土地财富内湖父亲结拜兄弟金河上一篇: 下一篇: